天才一秒记住【推推小说】地址:ctuitui.top

小梦的男友,在云阳区教育局工作。小梦是曹红丽和冯清的闺蜜,叶三省第一次正式成为曹红丽男友,就是四个闺蜜在KTV打赌,然后又各自叫来了男友,叶三省就是那次跟袁野认识,后面又跟袁野喝过几次酒,感觉一般。

单从外表来说,袁野斯文儒雅,又高,跟小梦非常般配,可是叶三省却跟矮胖的齐雍峰走得最近,现在又成为生意上的伙伴,可能是因为叶三省自觉心态老,又可能是袁野有些矜持,他们只能算是普通朋友。

袁野微笑着说:“我听说是高总编,知道是叶……书记的同学,所以我就陪斌哥过来一趟,只是没有想到叶书记居然也来了。”

这一次高雪皎采访的对象是岳兴二中的一名教师,叫康斌,是关于课外补习班,坐下袁野介绍说他跟康斌是好朋友,康斌以前还教过他,是他的老师,但是岁数差距不大,所以袁野称康斌为斌哥,袁野老家是岳兴的,一般周末都会回岳兴来看父母。

叶三省问了袁野父母近况,一个退休,一个没有工作,随口说袁兄就在江城买个房吧,把父母也接过去早晚都可以在一起了。袁野说,没钱,怎么买房。

叶三省愕然。

江城现在的房价,就是五千左右,不挑选地段和楼层,四千五也有,一套房首付不到二十万,就是背房贷而已,他和小梦都有工作,应该不是难事吧?可是袁野的回答如此直接。

很多话在嘴边转了几圈,终于忍住,高雪皎及时说,康老师,我们开始吧。

叶三省起身点点头,说我打个电话,不想听他们采访。

高雪皎给他说过,这是秘密采访,康斌是一位很有正义感的名师,享受国家津贴,鉴于学校很多老师上课敷衍,课后补习收钱,他认为这是误人子弟,师德丧失,所以希望媒体呼吁一下,制止这种风气。康斌可以给报纸提供详细的数据和材料,只要求不出现他的名字。

叶三省走到茶楼包间外面发呆,心想这事肯定应该制止,做为老师,国家给了薪水就应该做好本职工作,结果却在工作之外收钱,这本身就是渎职,甚至可以说是诈骗,有的老师补习时上大课一节课就要收一百,一堂课三五十人就是三五千,还不说一对一,或者数人的小课,八百一千还要看人才收,灰色收入非常恐怖,引得不少老师都铤而走险,加入补习大军,家长们苦不堪言,无可奈何。

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想,老师一向被称为臭老九,清贫惯了,既然没有明文规定课外不许补习,也没有规定补习收费标准,反正民办的补习机构这么多,也不差老师近水楼台亲自下场,还有康斌批评老师上课不讲全不讲完不认真,这个标准也无法界定,老师利用这种机会或者说是漏洞创收,似乎也无可厚非。

何况自己,身为体制内的公务员,不也凡心大动,下海经商?

又想到很多时候,老师几乎就是知识分子的代称,古教授说知识分子曾经三次被称为“老九”:第一次是在元朝,统治者根据职业把臣民划分为十个等级: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娼九儒十丐。“儒”被分在第九级,连娼都不如,仅比丐强一点,因此当时的知识分子被称为“老九”;第二次是在民国晚期,知识分子的待遇很低,社会地位也排在了国民党士兵之后,当时有人按照拆字法,称兵为“丘八”,知识分子就捎带着被叫做“丘九”;第三次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知识分子被排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之后,称为“老九”,而且在前面加一个“臭”字,以彰显对“老九”的厌恶之情。

不觉莞尔。

看高雪皎架式,这个采访一时半刻结束不了,叶三省下楼眺望,正考虑往哪边去,袁野在身后招呼道:“叶书记,我陪你走走吧。”

叶三省点头说好,袁野问叶三省准备逛什么,叶三省说他对岳兴不熟悉,随便逛逛吧,袁野说,那我们就去明清一条街逛逛吧,岳兴是文化古城,前几年政府乱来,拆了老街,打造了一条不伦不类的仿古街,叶三省笑,说那就去逛逛。

岳兴县城不大,两人转过几条几百米的街道,就到了所谓的明清一条街,叶三省惊奇地发现,街口居然就是他来过的白云门的武馆所在,也不声张,也不往那边看,生怕突然就从武馆里走出一位一身腱子肉的大哥招呼自己。

进了街,还算热闹,两边店铺模仿古时都用竹竿和布挑出店招,卖的货物三成是旅游景点的惯常产品,一成是当地土特产,还有些服务类的餐馆茶馆理发店,叶三省感觉就像一个没有梳妆打扮的丑姑娘,惨不忍睹,心想即使是临江古镇还在建设,现在也比这条县城里的明清一条街好看很多倍。

袁野一路向叶三省介绍岳兴的风土人情,市井故事,叶三省认真倾听不时发问,感觉袁野还是比较细心,也有能力,忍不住问:“袁兄,我还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生气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官路高升笔记》转载请注明来源:推推小说ctuitui.top,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长嫂为妻

长嫂为妻

墨书白
卫韫十四岁那年,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家破人亡,那时只有奶奶和他那位新嫂陪着他撑着卫家奶奶说,新嫂子不容易,刚拜堂就没了丈夫,等日后他发达了,务必要为嫂子寻一...
都市全本128万字
杨羽芸熙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都市连载253万字
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

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

九月飞火
慕可可出身豪门,能力出众,是位妥妥的成功人士,受邀参加一款姐弟综艺时意外发现,自己是一本书里的恶毒炮灰对照组。程家姐姐温柔善良,主动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两人互帮互助,感情深厚,深得观众喜爱。关家姐姐大气得体,充当着弟弟指路明灯的作用,教会他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瞬间便积累了不少人气。而只有她和慕晗,整天只会打来打去,从节目开始打到节目结束,败坏了观众所有好感,直接便被骂上了热搜,下场凄惨。慕可可
都市全本40万字
满城衣冠

满城衣冠

金十四钗
衣冠这两个字很有意思,既指缙绅世族,也是斯文败类。许苏对傅云宪的记忆得追溯到十来年前。或许是时间久远,记忆发生了偏差,当时的傅云宪与这两个字全无干系,既不搭着前一层,也不挨着后一层。
都市连载52万字
茫茫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都市全本25万字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长缨止戈
帝国元帅江厌长相俊美,战功卓绝,无奈却是个不婚主义者,曾多次扬言不会结婚不会要孩子。谢观宁看着采访视频里一夜情对象不苟言笑的脸,揉了揉尚且酸痛的腰,嗤笑了一声,十分冷静地低头继续修机甲,只当被狗咬了一口。直到一个月后——他怀孕了。谢观宁:……nm。————传闻谢家自幼失踪的小儿子被找回来时正在脏乱的地下赛场里修着机甲,浑身脏兮兮的满头大汗,行为粗俗,对于礼仪更是一窍不通。众人皆叹这个小少爷怕是毁了
都市全本45万字